ZH 台灣 一般投資人
總體經濟和地緣政治

2020年大選: 挑戰者要如何應對川普政黨?

2019年3月 - 7 分鐘 閱讀

2020年總統大選看似遙遠,但角逐已經開始。在本次訪談中,霸菱總體經濟及地緣政治研究主管Christopher Smart探討了目前的政治環境,民主共和兩黨面臨的挑戰,以及川普總統是如何改變了共和黨的傳統參選政綱,或許藉此奪得了主導權。

你認為目前的政治環境有何特徵,背後的動力是什麼?

在過去幾年,美國的一個重要變化在於民粹主義興起。這一現象植根於幾項因素:工會力量減弱、全球化程度增加以及自動化擴散。已開發市場的傳統高薪工人面臨全球各地新興經濟體低薪工人的競爭,而自動化淘汰了許多製造業工作崗位。某些人對機器人接管世界的憂慮或許有過慮之嫌,但這些趨勢顯然對收入平等產生影響。在過去40年,收入差距穩步擴大,收入排名前20%的美國家庭收入翻倍,而中等收入美國人的收入只是些微上升1。在這段期間,邊緣族群的挫敗感日益上升。

諷刺的是,所有矛盾在政界爆發的現在,剛好是美國失業率處於50年低檔、工資上升的時候。然而,如果相關情緒與目前經濟數據之間存在脫鈎,沒有人比川普總統更有效地利用這股力量。

川普是怎樣改變了共和黨,他連任的機會有多大?

由於總統引發了各方的強烈情緒,我們應該看一下排除他的姓名之後,他連任的理由。想像一下,現任共和黨總統第一個任期內,經濟持續增長,失業率偏低,步入2020年競選時,或許還取得了幾項外交政策成果,或許還達成了中美貿易協議。這是合理的理由,但當然總統有著強烈的個性,他的支持者和反對者都難以不將選舉的焦點對準他。

政策方面,川普總統主張的許多政策都與傳統共和黨政策背道而馳。川普實質上改變了共和黨的許多理念。當然,這樣的改變並非史無前例。回顧歷史,共和黨並不總是提倡自由貿易及低關稅的政黨。例如,在18世紀末及20世紀初,共和黨更加關注保護企業及製造業利益、免受外來競爭衝擊。想要下調關稅的是民主黨。此外,川普總統似乎不太關心平衡預算,而贊成控制藥價及上調最低工資-本來是傳統的民主黨主張。如果有什區別的話,他經常認為政府應該在許多經濟決策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本質上,我們總統從民主黨手中奪得了主導權,令共和黨分裂為傳統共和黨和所謂的「川普政黨」。

X

當您瀏覽或使用本網站時,即表示您同意(1)我們於法律和隱私條款中所提到有可能在您的設備上放置cookies,並使用其他網上追踪機制,及(2)本網站的 法律和隱私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