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 台灣 一般投資人
固定收益

不確定環境下,首選抗震佳的優先擔保債

2020年2月 - 3 分鐘 閱讀

鑑於我們面臨多項總經及地緣政治風險,一些投資者對風險資產的展望較為審慎(或許這是理所當然的)。在此情況下,投資人可將關注焦點放在優先擔保債。

最近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提醒了我們,全球經濟仍容易受到衝擊,尤其是投資者意想不到的衝擊。疫情是近期市場波動加大的主因,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總經及地緣政治風險揮之不去,從貿易及區域政治、到商品價格及全球經濟增長不等。而不可否認的是,目前的信貸週期已持續逾十年,我們正處於週期尾段,令市場氣氛緊張,投資者在過去幾年的大部份時間都小心翼翼。

在這樣的環境下,不明朗因素似乎是常態,而一些投資者對風險資產的展望較為審慎(或許這是理所當然的)。在此情況下,投資人可將關注焦點放在優先擔保債。

優先擔保債優勢一:過往回復率較高

優先擔保債過往的回復率高於無擔保債——原因是優先擔保債在資本結構中處於優先地位,並有借款人部份或全部資產作為擔保/抵押品。儘管優先擔保債並非不受經濟衰退所影響,但因處在一家公司資本結構中與優先擔保貸款相同的優先償債順位,這代表一旦出現違約,優先擔保債持有人與貸款投資者在潛在收回本金方面享有優先地位。

優先擔保債亦有發行人的抵押品作為擔保,這也意味一旦發行公司出現違約,優先順位債債權人相較無擔保債權人處於更有利的位置去推動債務重組,能夠收回最多的本金投資

優先擔保債過往回復率較傳統無擔保的高收益債高(1987年至2018年)

資料來源:穆迪全球平均企業債券回復率。
 

優先擔保債優勢二:能源比重較低  

在指數層面,優先擔保債指數的能源比重為5.76%,遠低於整體高收益市場的12.42%1。即使整體高收益市場在2019年表現出色,但由於供需狀況令人憂慮(全球原油產量增加),經濟增長不明朗,高收益能源信貸表現受壓。事實上,2019年美國近一半違約集中在能源業,某些公司面臨營運及物流限制,壓抑了自由現金流量的產生,放緩了去槓桿化過程。

由於市場憂慮上述全球健康風險可能壓抑經濟增長及來自中國的需求,能源業(尤其是石油業)近期面臨更大挑戰。我們無法預測這些風險長遠而言會如何發展,但相較整體高收益市場,優先擔保債的能源比重較低,更能承受持續的市場波動。
 

優先擔保債優勢三:存續期間更短

貨幣政策以及利率相關的不明朗因素亦備受許多投資者關注。正如整體高收益市場,優先擔保債存續期間往往相較投資等級債更短,意味著該資產類別通常受利率的長期走向影響較少。就此而言,與其嘗試預測利率在未來10年的走勢,投資者有機會以較短的期限(通常最差存續期間以兩三年為期),就可鎖定收益率及利差。

優先擔保債的最差存續期間相較整體高收益和投資級債券更短

資料來源:美銀美林。截至2019年12月31日。

結論

高收益市場在2019年表現強勁,債券及貸款均獲得正報酬。儘管企業盈餘增長可能(或者甚至是很可能)出現放緩,但展望未來,目前高收益債發行人普遍有穩定的盈餘及現金流量,我們預計違約率會維持在偏低水平。

但基於市場波動性再度回歸,且未來很可能會持續。但過去的歷史經驗顯示,即使包含波動時期,整體高收益市場的長遠表現仍相對強勁。而屬於高收益債券的優先擔保債,更提供相關公司資產擔保的額外優勢——有望在違約率普遍或大幅上升的情況下,成為吸晴的焦點。

1. 資料來源: 美銀美林,截至2019年12月31日. 

X

當您瀏覽或使用本網站時,即表示您同意(1)我們於法律和隱私條款中所提到有可能在您的設備上放置cookies,並使用其他網上追踪機制,及(2)本網站的 法律和隱私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