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 Hong Kong (香港 – 中文) 個人
霸菱投資學院

你需要看的最後一篇英國脫歐文章

2019年5月21日 - 3 分鐘 閱讀

無論英國在技術層面上選擇與歐盟建立甚麼經濟關係,英國實際上已經脫歐,而歐盟已經在沒有英國的情況下繼續發展。

最近幾輪令人困惑的議會投票及充滿戲劇性的歐盟峰會可能會給人留下英國脫歐的討論將會永無落幕之日的印象。而事實上,這場討論已經落幕。無論英國在技術層面上選擇與歐盟建立甚麼經濟關係,英國實際上已經脫歐,而歐盟已經在沒有英國的情況下繼續發展。

投資者應該開始習慣這樣的一個歐洲:監管經濟活動的可能性略為上升,談判新貿易協議的可能性略為下降,並面臨是否應該允許各國採取更靈活的財政政策,以促進經濟增長的重要辯論。

當然,英國還是有可能不會技術性脫歐,只是可能性甚微。評論家在揣測各種觸發新一輪選舉或公投(或兩者皆是)的情境,並設想新政府上台可能會令英國留歐。

但鑑於各方情緒高漲,預計脫歐派會進行「反反革命」,憤怒地堅稱倫敦的精英們剝奪了民眾的權利。最新一輪民調顯示,選民在未來多年會陷入分裂,英國將忙於內部爭拗而難以在境外扮演重要角色。

因此歐盟正努力步入英國脫歐後的發展軌道以提升其競爭力,否則中美對世界作出的重要決策將會日益增強。

諷刺的是,英國脫歐持續的討論短暫地促使歐盟內部更加團結,就像若然有俱樂部成員莫名其妙地退出,便會成為其他成員的眾矢之的。你可能會聽到其他成員議論「他從來就不是我們的一份子」或「反正我向來都不喜歡她」。

但對於投資者而言,無論英國是否屬於歐盟的一份子,歐盟在沒有英國後的處境將會變得更為艱難。

歐盟領袖的不成文理解均認為倫敦就金融市場的議題上佔有優勢。健康的金融業對英國而言至關重要,並傾向遵循「多信任市場,減少規範」的信念。(同樣,法國對農業政策擁有非正式的否決權,而德國可以在重要的工業事項上佔據主導。)

如今打造健康的金融市場及提振經濟增長的重任主要落在巴黎及柏林的決策者手中。

這並不意味著歐盟會陷入蘇聯的中央計劃。畢竟,蘇聯是個高度一體化的商品及服務市場。雖然布魯塞爾經常因為喜歡過度監管而為人詬病,但其最大權力的委員卻支持自由貿易及競爭。谷歌因反競爭行為在三宗案件中被罰款90億美元,而日本剛與歐盟簽署了環球最大的雙邊貿易協定,向歐洲開放其市場。

但氣氛已經在悄然改變。法國及德國政客在探討有助於支持歐洲冠軍企業的政策,以提升歐洲企業在環球市場上與中國及美國企業的競爭力,而相關政策卻損害了競爭政策的關鍵前提。歐盟領袖越來越擔心在環球最大的100家企業中,歐洲(英國除外)只佔據12家,相較十年前的28家大幅減少。

與此同時,美國與歐盟的貿易談判在陰霾下開始,華盛頓堅持談判內容需要包括工業及農業產品。德國急於達成降低汽車關稅的協議,但法國對任何涉及農業的事項卻猶豫不決。法國總統馬克龍現時堅持,任何國家要與歐洲簽署協議亦必須簽署巴黎氣候協定,這顯然是美國現任政府無法接受的。

基於國家安全理由,歐洲亦遵循了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FIUS)的模式,收緊了關於海外投資的規則。其針對的目標是中國,但其他國家都會受到影響。

在民粹主義崛起的環境下,政府於市場、貿易及投資中採取更強硬的態度,這個趨勢將會在5月23日下一輪歐洲議會選舉中達到高峰。然而,鑑於投票率往往偏低及選民於全國性及歐洲選舉中未必會支持相同的政黨,我們難以從中得出太多結論。即使媒體報導反歐盟情緒升溫,但近期的民調顯示大多數選民仍未作出決定。

對投資者而言,面對這個英國脫歐後的全新歐洲,最重要的即時信號在於各國政府開支會否發生變動。縱使經常有成員國違反這項紀律,預算紀律一直是歐盟成員國的格言。現時緊縮的財政政策拖累了經濟增長。時至今日,德國近期走在經濟衰退的邊緣,但其政府仍然錄得盈餘。意大利以前遺留下來的舊債務高企,但在償付債務利息後,其預算盈餘阻礙了國家的經濟增長。

投資者可以忽略有關移民或國家主權的言論交鋒,並關注各國是否將會實施更靈活的政府開支,以支持其經濟復甦。相比目前倫敦的事態發展,這是一個更能顯示出歐洲未來走向的指標。

X

當您瀏覽或使用本網站時,即表示您同意(1)我們於法律和隱私條款中所提及到有可能在您的設備上放置cookies,並使用其他網上追踪機制,及(2)本網站的 法律和隱私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