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 Hong Kong (香港 – 中文)

美元疲弱對支持新興市場回升有多重要?

2019年12月 - 2 分鐘 閱讀

由於市場對近期經濟陷入衰退的憂慮似乎已經減退,我們認為(這或許是逆向判斷)風險資產有望於來年跑贏大市。


 

最大的風險

踏入2020年,亞洲地區面臨的一項風險為中美貿易及科技緊張局勢升級。儘管美國加徵關稅及科技制裁無疑會為中國出口帶來直接影響,但或許更大的影響在於對中國企業的負面影響。倘若企業進一步放緩,甚至暫停其資本開支,將對製造業及建築業增長構成嚴重阻礙。在極端的情況下,甚至可能拖累中國經濟陷入衰退,這雖然不是我們假設的基本情景,但並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中美貿易緊張局勢很可能於未來數年起伏不定,並不大可能在明年得到解決。然而,考慮到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重要性,以及總統特朗普及主席習近平均面臨國內其他政治及經濟壓力,中美兩國表示願意達成解決方案的意願。因此我們相信這些風險在2020年成真的可能性相對較低。倘若我們的假設成立,將會相當有利於亞洲地區的企業盈利及經濟前景,以及貨幣及股票市場。
 

最大的機會

展望明年,我們相信新興市場當地債券及新興市場股票存在具有吸引力的投資機會。主要原因有三點,首先,由於美國與新興市場的經濟增長及利率之差持續收窄,有利於新興市場,因此我們相信美元可能在2020年表現疲弱。加上聯儲局採取鴿派政策及投資者「躲藏」在避險貨幣的趨勢可能逆轉,可能令美元進一步表現疲弱。

第二,由於中國、印度、韓國及一些東協國家實施寬鬆貨幣政策,以及加大政府開支,我們相信一些亞洲國家的經濟增長於未來6至12個月有望復甦。第三,在多項宏觀不明朗因素的情況下,亞洲及新興市場金融資產已被大幅貶值,估值似乎相對低廉。倘若其中一些利淡因素開始減退,我們認為新興市場資產的估值有望收復部份失地,並帶來更好的整體回報。
 

大膽的預測

我們對2020年的一項大膽預測為政府債券及其他防守性資產將處於熊市,而股票、高收益債券及週期性股票等增長型資產將處於牛市。隨著美國經濟進入漫長信貸週期的尾段,以及收益率曲線於2019年年中逆轉,經濟陷入衰退一直為市場過去一年的主要憂慮。然而,當中一些趨勢於最近出現逆轉或有所緩和。因此,近期經濟陷入衰退的憂慮似乎有所減退。在此環境下,我們認為(這或許是逆向判斷)風險資產有望於未來一年跑贏大市。
 

避險情緒有望逆轉?
美國金融帳戶年初至今的交易量(按資產劃分)

資料來源:聯儲局及Haver。截至2019年6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