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 Hong Kong (香港 – 中文)
固定收益

新興市場債券:還有上行空間?

2020年7月 - 3 分鐘 閱讀

新興市場債券於第二季大幅回升。雖說風險無處不在及無時不有,但鑑於貨幣刺激政策持續,加上經濟有望於今年下半年進一步回升,或會利好該資產類別。

繼第一季有史以來最嚴峻的急跌後 ,新興市場債券資產類別於第二季強勁回升,不過各市場的復甦並不同步。央行向金融體系注入流動性之際,利率最先應聲,其次是投資級別債券發行人及高收益債券發行人。儘管於季度末錄得升幅,貨幣走勢依然滯後,部份原因是貨幣與商品價格緊密相關。縱觀該資產類別: 

  • 企業債券收復了自3月份波動高峰以來約60-65%的息差闊幅(投資級別債券收復60%,高收益債券則收復65%)。
  • 主權投資級別信貸收復了約75-80%,相對於高收益信貸收復的約40-50%。
  • 利率基本全面復甦,而貨幣則復甦25-30%。
     

新興市場債券年初至今的表現

資料來源:摩根大通。截至2020年6月30日。基數重設至100。各代表指數分別為新興市場債券指數–環球多元化指數、新興市場企業債券多元化指數及政府債券指數–新興市場環球多元化指數。
 

企業債券表現相當良好,其中電訊、媒體及科技以及公用事業等防守性行業在市場波動期間表現尤為出色。儘管油氣、金屬及採礦以及運輸等週期性行業受衝擊較為嚴重,但這些行業自3月份以來已明顯回升,不過倘若新型冠狀病毒個案進一步增加及封鎖措施收緊,當中部份公司或面臨額外挑戰。即便如此,這些行業的某些分部依然表現穩健。例如運輸業、航空公司及機場受到直接影響,而收費公路及燃氣管道等領域則表現較佳。 

企業違約情況亦較三個月前好。市場當時預料違約率可能達10%,但實際上比這低得多,原因是預期很多公司或於政府的救助下渡過危機,以近似殭屍企業的狀態勉強維持經營,而並未出現違約。縱觀如今的新興市場債券中,我們認為高收益債券尤其具有價值。息差曾於3月份擴闊至1,000個基點以上,之後回落至約700個基點左右,但仍較市場急跌前水平(460個基點)為寬,意味著或仍有收窄空間。
 

新興市場主權債券與企業債券息差(投資級別債券與高收益債券的比較) 

資料來源:摩根大通。截至2020年6月30日。各代表指數分別為新興市場債券指數–環球多元化指數(投資級別)、新興市場債券指數–環球多元化指數(高收益)、新興市場企業債券多元化指數(投資級別)及新興市場企業債券多元化指數(高收益)。

鑑於環球主權國家各異,主權債券的復甦形勢略微參差 。我們繼續在多個投資級別新興市場洞悉到投資價值,包括哥倫比亞、印尼、墨西哥及巴西。對於巴西,我們內部將其評為投資級別市場。巴西面臨諸多挑戰,由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嚴重爆發及政治醜聞湧動,以至大量外資撤離。在過去18個月,近15%的外資從巴西轉移1。儘管如此,巴西的財政及貨幣政策框架頗為穩健,即使出現總統彈劾案,亦能經得住衝擊。 

在信貸評級較低的領域,我們認為亞美尼亞、巴拉圭、白俄羅斯、馬其頓及薩爾瓦多的相對價值均具有吸引力。我們對部份處境較艱難的國家信心較弱,這些國家主要包括阿根廷、黎巴嫩、贊比亞及委內瑞拉。此外,我們正在評估一些需要更多多邊融資的高收益債券,例如突尼斯及巴基斯坦,我們認為這些債券的息差具吸引力,目前仍在評估其償債能力及意願。 

毫無疑問,中國將繼續擔當新興市場經濟前景的主要推動力,令人鼓舞的是我們所追蹤的經濟數據(從零售及房地產銷售,到工業生產及鋼鐵產出)均顯示出強勁的復甦跡象。經濟重啟之時,製造業迅速回升約80-90%2。雖然零售消費表現滯後,但繼於3月份及4月份出現雙位數下滑後,5月份的跌幅明顯改善,僅下跌2.8%3。我們密切關注中印之間的關稅進展,兩國的資產價格至今仍未受到實質性影響。 

環球貿易形勢嚴峻。預計各國今後將延續近期趨勢,愈見封閉,並更依賴國內產品及服務,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更是加速了這一趨勢,這或會成為新興市場的長期結構性阻力。 

整體而言,隨著各政府及央行向金融體系注入充裕的流動性,持續為資產價格帶來支持,技術面會繼續推動市場發展。很難預判短期內這種情況會否或何時會改變。最近有跡象顯示,因投資者正在消化美國、巴西及其他熱點地區有關新型冠狀病毒的負面新聞,市場或再現擔憂情緒;此外,無論是上行還是下行,環球復甦都面臨著風險。但總的來說,我們認為貨幣刺激政策持續,加上經濟有望於今年下半年進一步回升,或會利好多個新興市場。

1. 資料來源:德意志銀行。截至2020年5月19日。
2. 資料來源:彭博。截至2020年3月31日。
3. 資料來源:彭博。截至2020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