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 Hong Kong (香港 – 中文)
固定收益

2020年:新興市場貨幣的轉捩點?

2019年12月 - 2 分鐘 閱讀

隨著金融危機已過去十多年,環球金融體系似乎已準備開始再槓桿化。此過程可能持續多年,並會為新興市場貨幣提供資金來源,被視為一大利好因素。

最大的風險

2020年最大的風險為中國經濟衰退,這意味著可能為新興市場及整體環球經濟帶來最大的負面影響。儘管這不是我們的基本情景假設,但令我們最為憂慮的是其對環球經濟所產生的一系列負面連鎖效應。中國自2007/2008年環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槓桿水平一直持續增長,而中國政府近年來致力採取去槓桿化政策以控制情況。正如我們看到美國10年前的情況,一個經濟體系去槓桿化的過程複雜,最終可能會導致金融市場出現資本或信貸短缺及缺乏流動性。這可能導致發行人最終更難以償還金融債務,並增加違約的可能性。倘若中國違約的情況變得嚴重及普遍,我們預計將會為環球金融體系帶來相當嚴重的後果。

儘管中美貿易緊張局勢持續帶來了額外的壓力,但我們認為這並非新興市場面臨的重大(或不受控)威脅。這主要是由於中國過往能夠相當有效地重新調配資源,我們有信心中國往後會繼續做到這一點。我們在近期的觀點中提到,中國成功於過去一年管理美國的貿易限制,我們相信中國於2020年期間願意容忍貿易緊張局勢造成的負面影響。對中國較大的憂慮為長遠政策失當,尤其是經濟去槓桿化的相關政策。
 

最大的機會

新興市場貨幣為2020年最具吸引力的投資機會,有望於來年推動新興市場當地債券及新興市場股票的表現強勁。環球經濟自環球金融危機以來的11年期間已經歷大幅度的去槓桿化,這促使投資組合及銀行資金流出風險資產,包括新興市場資產。鑑於金融危機已是十多年前的事,環球金融體系似乎已準備開始再槓桿化。這個過程可能持續多年,並會為新興市場貨幣提供資金來源,被視為一大利好因素。

值得留意的是,大部份新興市場由於外部賬戶收支受限而面臨資金流出,導致整體經常賬赤字愈來愈少,更有一些新興市場錄得經常賬盈餘。這意味著新興市場的財務需求持續下降,即其資產負債表狀況變得更為健康。我們相信持續了10年的避險情緒將在2020年開始逆轉,支持新興市場貨幣跑贏大市,並有望推動新興市場當地債券及新興市場股票等資產類別表現向好。
 

新興市場貨幣有望跑贏大市?
實際有效匯率/貿易條件

資料來源:Haver Analytics及霸菱。截至2019年10月。

大膽的預測

我們對2020年的大膽預測為以上洞悉到的機會所產生的實際影響,包括新興市場貨幣估值低廉及結構性因素有望扭轉新興市場貨幣跑輸大市的局面。公平地說,我們無法指出於2020年推動這逆轉的明確催化劑,但放眼環球市場上的價值,新興市場貨幣為明顯的投資機遇。